设为主页 | 放入收藏 | 手机版 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观察 >

服装设计师马可:一件衣裳能陪一个人走多久

已阅读2016-11-17 14:46 来源:亚洲纺织联盟 编辑:大象 分享: 更多

她的追求不一样,“让服装回到它原本的朴素魅力中,让人们被过分刺激的感官恢复对细微末节的敏感。今天的时代中,真正的时尚不再是潮流推动的空洞漂亮的包装,而应该是回归平凡中再见到的非凡”。


服装设计师马可:一件衣裳能陪一个人走多久

  也许有一生那么长。比如在珠海淇澳村有位92岁的老奶奶,爱穿大襟褂子,发梢总绑着红头绳。她12岁时,母亲为她做了香云纱嫁衣。80年过去,此衣犹在。穿这件嫁衣,老奶奶必挑具有仪式感的日子:嫁人、游龙舟、看大戏、守岁……穿上手作嫁衣,老奶奶就想起母亲的模样,那一头美丽的及地长发。她身上能找到母亲的倒影,青春岁月,黑辫子也长及脚踝,手也巧。

  见衣如晤,针线有情,会说动人的故事给你听。

  这是知名服装设计师马可近来在做的事。从今年8月起,马可和团队到处寻觅有故事的手作衣裳。到深秋,在北京的无用生活空间,她举办了“寻衣问道——找寻最有故事的手作衣裳展”。50多件手作衣裳,自全国各地征集而来,讲述了不同的人生。

  “衣服和我们朝夕相伴,关系亲密。每个人从出生穿的第一件衣服开始,经历了一生,到最后离开人世,他还是需要一套衣服。始终都由衣服来陪伴我们整个生命历程。”和马可的对话,从对衣裳的情分开始。她心里,衣所承载的内涵,高于任何日常事物。

  “母亲为小孩缝制衣服,没有比这个更直接表达爱的方式。衣服跟人的情感、家庭密切相关。正因为这样的理解,让我特别珍惜衣服,觉得衣服应该被负责任地制作出来,然后被负责任地对待。”

  一件香云纱嫁衣可以陪伴一个女人80年,可置于时光洪流,它依然只是一支短暂的插曲。马可的措辞很感性,她说衣裳自有物的命运,最长几百年时间,纺织品终将氧化、分解,不能永久留于世上。以这种视角审视,衣裳也是值得珍惜的。

  童年和大自然建立连接,才能成为有根的人

  采访马可,是在试营业的“无用真味”二层。楼梯扶手保持木头原本的形状;刷绿漆的木椅和水泥裂纹桌面,颇有几分年代感;麻布窗帘是米白色的,轻轻掩掉外头繁杂的车流;空气里流淌着音乐,隐约还有丝丝粮蔬香。

  黄晕的光洒了一桌,热茶水配杏仁,简单温热,恰似寻常人家的周末傍晚。

  马可装扮素雅,编了一根长长的麻花辫,围着浅灰与深灰交织的围巾,身穿“无用”出品的浅灰色棉衣。

  色调这样清淡,让人很难想到那些光鲜的头衔和履历:本土品牌“例外”“无用”的创立者,首位受邀参加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的中国服装设计师;在巴黎发布惊艳世界的作品“无用之土地”“奢侈的清贫”;贾樟柯以马可和“无用”为主题拍摄的纪录片《无用》,一举拿下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。

  马可会颠覆你对服装设计师、时尚、商业品牌等名词的印象,每个圈子都装不下她吧。10年前,在“例外”发展如日中天之际,马可和合伙人在经营理念上产生较大分歧,执意出走,转身创办“无用”。

  通常其他设计师初尝甜头,便在国内迅速扩张、大量开店,但马可不愿意,她自我定位为理想主义者的设计师,而非唯利是图的商人。“按我对品牌发展的设想,它应该始终保持尖端品牌定位,向世界传递中国的理念和精神”。

  马可不太关注金钱,可以把物质需求降到很低。读大学时,不想给父母增加经济负担,就把开销控制在最低程度。学习设计兼表演专业的马可,是全班最不舍得花钱买化妆品和衣服的人,不爱逛街,空闲都泡在图书馆读设计类书籍、国外刊物。“当你对精神的需求远远高于物质,就对物质的依赖性不强了”。

  对好衣服的理念也与周遭格格不入。大学时代的马可,爱穿宽大的T恤和大头鞋,自在如风。她坚持衣服得让人舒适、自然,不能影响心情。记忆中最糟的经历,是曾被要求穿紧身外套和及膝短裙的职业装、踩着半高跟鞋,“特别难受,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”。

  对于服装设计,马可写过一篇文章《我对服装设计师身份的认识》:“这个世界根本不缺乏能够设计出时尚的、优雅的、性感的、漂亮的时装的设计师,但却非常缺乏服装设计师。”

  她的追求不一样,“让服装回到它原本的朴素魅力中,让人们被过分刺激的感官恢复对细微末节的敏感。今天的时代中,真正的时尚不再是潮流推动的空洞漂亮的包装,而应该是回归平凡中再见到的非凡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,如有涉及到相关方的合法权利,敬请及时告知本网删除处理。谢谢!

编辑推荐

时尚品牌推荐·Brand




 

第一女性时尚网 版权所有@2013-2017   粤ICP备13048290号-2

第一女性时尚网左右悬浮对联广告